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您的位置:河池市干外化工企业 > 社会 >

华为王成录:HarmonyOS的根有多深 生态才能有多繁荣


点击:88 作者:河池市干外化工企业 日期:2021-01-06 08:48:31

【环球网科技报道 记者 张阳】诗人艾青说:“为何我的眼中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片土地爱得深沉。”生活中总会涌现出一些人带给你很多感动,他们中可能有警察,有工人,有外卖小哥,也有科学家。正是因为有这些人的存在,才会让你相信这个世界终究会变得越来越好。华为消费者BG软件部总裁王成录就是带给我这样的感觉的人。

12月16日,华为HarmonyOS 2.0手机应用开发者Beta版发布。结束演讲,走下台来的王成录博士依然显得十分激动,他对记者说“我们是非常充满激情地在做HarmonyOS的。”至于原因,我想HarmonyOS对于华为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想要成为和谷歌和苹果比肩的伟大公司,操作系统这一环必不可少。但是,显然我还是小觑了华为人的格局。

根有多深,生态就有多繁荣

因为今天的一小步可能是明天的一大步,这场发布不仅标志着HarmonyOS生态发展的又一重要里程碑,长远来看对世界软件行业的格局都有着重大的影响。

王成录接着解释道:“数字化的趋势不可避免而且会越来越快,大量的数据被生产、加工、存储、运输,但是这些都是需要跑在系统上的,系统是未来数字化发展的根基,当前我们用的系统都是Windows、iOS、Android,这些系统的核心知识产权都不在中国,这对于中国社会的发展是有隐患的,所以我们做HarmonyOS不只是希望做出一个产品,在市场上拥有非常强的竞争力,我是希望能够慢慢的让中国产业界、学术界认识到,咱们中国第一次有了自己的生态底座的可能性,大家一起共建这个生态,中国是最有希望的。”

“长久以来,我们的互联网从业人员大都扎堆在‘上层’应用,但是 愿意做底层工具、系统的人反而比较少。”王成录说,他举了个例子,“应用就好像树上的果实,系统是果树的根,根扎得多深多广决定了未来生态的繁荣程度,如今我们的果实都嫁接在别人的根上,一旦根不供给营养了,果实也就无法生长了。”

“非常难,非常难”

所有的科技产品都是建立在坚实的行业基础上的。在软件行业做积累,做传承,也是王成录憋着一口气也想要做的事。“中国从事移动互联网产业的人大概得有2-3千万,这比有些国家的人口数都多,谷歌、微软做出了很多顶级的应用,苹果做出了顶级的生态,我们为什么做不出来世界顶级的产品呢?”

“这是因为系统、芯片、编译器、编程语言、编程工具都是美国研发的,他们培养储备了相当多的人才,如果他们想提升某个领域的软件生产效率,只需要在积累的基础上做修改就能诞生一门新的编程语言,而我们的优秀大学生就只能再跟上去学习一门新的编程语言。”王成录说到这些显得非常惋惜,“我们中国这么多的软件开发人员,可是却没有一款中国人自己的编程语言。”

归根结底,还是因为像所有的事一样,打基础这种事又枯燥又无聊,劳心费力,还不一定有收获。华为的本质是一家商业公司,想做系统开发先得做工具,这种根本无法预见收益的事,曾经在华为内部同样激起了不同的声音,“做这干啥”“用现在的不就行了吗”“投入这么多一点不见效果,你们就是浪费钱”这一度让王成录和他的团队非常痛苦,他一连用了两个“非常难”来表达。

好在,华为选择做并且坚持下来了。

“HarmonyOS系统如果能做成,我相信未来IOT的编程语言创新,中国一定是最领先的,因为我们原创人都在中国,我们沉淀下来的是人才、技术、环境”,王成录说。

HarmonyOS的“雄心”

对于很多国民来说,如果中国企业做出一个比肩Android和iOS的国产操作系统当然让人兴奋,因此很多人也对HarmonyOS系统寄予了厚望,希望它能够取代Android和iOS,但是很遗憾,这并不是HarmonyOS的使命,在当前的生态系统下,HarmonyOS很难也无需实现这样的目标,HarmonyOS瞄准的是未来万物互联的操作系统。或者换种说法,HarmonyOS不只是为手机而开发的,它有着更大的“雄心”。

“我也是软件开发者,所以我很理解当下开发者们的痛苦,一方面是应用同质化,进而难以吸引消费者,另一方面手机增长放缓,应用习惯基本养成,想要进一步去扩大装机量很难。”王成录说,“在HarmonyOS系统中有希望能够解决这些难题,开发者有机会能脱离开硬件的限制,因为今天我们的手机、智能手表、智能音箱等等设备在HarmonyOS的逻辑中其实是一台设备。原来开发者只能调用手机上的一些硬件,但是现在他可以调用更多的硬件,就有了创新的机会。”

他以时下流行的电商举例,“小小的手机屏幕上又有画面,又有弹幕,又有商品选购,体验其实很不好,但是当手机和大屏相结合后就能把应用流转到大屏上,巨大的屏幕有足够的空间分别摆布这些模块,体验当然就更好,这就是他所提到的差异化。而当应用可以流转到更多设备上,就意味着开发者的应用有机会占领更多的入口。而且HarmonyOS的分布式编程框架,把不同设备的适配问题接口化,开发者只需要调用即可,极大节省了开发时间。”在发布期间王成录透露,就以京东的应用为例,以往做类似的迁移可能需要两周的开发工作,现在只需要一天就可以完成。

据王成录透露,手机在HarmonyOS生态中依然无比重要,因为它的能力最全面,性能也最强大,不提多设备联动这一特性,仅是在手机端,它的整体性能和流畅度就已经可以超越iOS。只不过在HarmonyOS生态中它不再是唯一的核心,在家庭环境中这个核心可能会是客厅的智慧大屏。

全面解构

多年的IT经验告诉我,电子设备粗看都是分为硬件层和软件层的,操作系统如果想要流畅的运行一定要考虑硬件的性能。就好像一辆跑车只有在赛道上才能一骑绝尘,在乡间的土路上可能都寸步难行。曾经的Windows Vista系统就是因为太过挑剔硬件,而饱受诟病没能承载起微软的远大目标。那么面对那么多形形色色的硬件,HarmonyOS如何做到不挑剔硬件呢?

HarmonyOS在设计之初就对此有所考虑。王成录说:“系统一定要跟硬件做最佳匹配才能达到最好效果,HarmonyOS整个系统我们是纵向横向充分解耦的,就拿图形渲染为例,比如说在手机上和在手表上同时运行一个应用,我们所用的渲染引擎不是一套,当我发现这个设备渲染能力芯片能力是这个样子的时候,我就把他需要的最佳模块放大,如果这个设备性能特别强,那么就加载更多模块,这样做的好处,就是对任何一个单设备运行的时候都没有额外的负担。”

“而且即便是有bug也没关系,HarmonyOS可以在运行过程中随时打补丁,因为终端设备太重要了,一旦有问题反应速度要快,也不能每次让消费者下载整个系统,速度慢不说,还很耗费流量,所以现在大家在使用手机过程中可能会遇到一些小的更新,可能就几个MB的大小,其实就是这样的补丁,而这一能力也是源自华为在电信核心网技术领域长期的积累迁移而来。”王成录总结说,“HarmonyOS的弹性十足,我们把很多复杂的问题都解决好了。”

开源,重新定义生活方式

在很多行业市场中,因为市场就那么大,有人多一分,就要有人少一分,所以商场如战场,很多时候都是要刺刀见红的。华为要想建立起一个广泛使用的HarmonyOS生态,就必须要有盟友,但是显然建立互信可不那么容易,所以华为将HarmonyOS捐赠给了开放原子开源基金会管理。

王成录坦言,“互信是很难的,我们把源代码捐赠给开源基金会就是不想让大家觉得这是华为在主导的事情,在开源基金会里,华为和所有成员一样,只有一票表决权,如果某个决策大家都不支持,华为也无法推行。”

“我是真的非常希望开放原子开源基金会能够成功,因为这个事情对于中国未来的整个软件行业都非常重要。”王成录这话说的极为真诚,“开源是软件开发非常重要的模式,我们可以一起商量解决行业的问题,我们有可能定义新的文化和生活方式。”

他举例说,“我小时候做饭是要烧柴火的,蒸个米饭火太旺糊了,火小又夹生,今天我们只需要把米和水放进电饭锅里,一按键就好了。电饭煲就改变了我们的生活方式,我们今天的微波炉,为什么就非得是这样的一个使用方式呢?它内置了十几二十个菜品,就只能做这些东西,我们中国人的菜品经常是大火几分钟,再用小火几分钟,那微波炉为什么不能做出加热曲线呢。我们其实有机会拓展出非常大的市场,我们联合行业的头部企业把标杆树立起来,行业跟上来,我们就能实现产业的升级。”

此外,华为还极有诚意的将接口、标准、验证工具都交给了主导通信和电子产品标准的国家部委,“只要厂商按照标准规范化进行设计制造,就能通过国家相关机构的验证,消费者使用起来就没有任何限制,标准化一旦形成,很容易就会演变成规模化。”

在采访过程中,顺着王成录的思维,记者想到,如果按照他所描绘的路线图,那意味着如果给他面前的麦克风装上HarmonyOS,凭借麦克风的收音,再连接手机借用手机的处理能力,就能开发出一个新的语音转写麦克风。王成录听到这个想法,非常兴奋。他认为,“这就是HarmonyOS的价值,能够创造出以前从未有过的产品。仅仅一个小时的交流,记者就能想出这样的产品,在专业的开发者手中HarmonyOS的未来无可限量。”

目前,华为的HarmonyOS正按照其在HDC2020期间公布的进度按部就班的进行。经验告诉我们,计划赶不上变化,想要按照计划前行,只有充分的做好准备,据王成录透露,华为HarmonyOS 2.0手机应用开发者Beta版的发布,也就意味着正式版不会太远了。“每一位开发者都是我们要汇聚的星星之火。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一起把整个HarmonyOS生态和能力越做越好。”

友情链接